蜀中多仙兰
文章出自: 《四川画报》2019年8期 文/ 华西雨屏 图/ 邹滔 华西雨屏
被誉为“天府之国”的四川省,由于其多样的地理地貌、巨大的海拔落差和优越而复杂的气候条件,十分适合兰科植物的生长繁衍,造就了丰富的兰科植物种类。据不完全统计,四川省共发现兰科植物92 属450 种,仅次于云南省,排在中国第二位。
 
庞大的兰花家族
 
        兰花,在中国有着2500 多年的栽培历史,与梅竹菊并称花中“四君子”,由此可见中国人对兰花的喜爱程度。然而中国人所推崇的兰花,基本就局限于兰科兰属的少数几个种,包括春兰、建兰、蕙兰、墨兰、寒兰、春剑、莲瓣兰等。这些只是兰科植物这个庞大家族里微不足道的一部分。全世界野生兰科植物目前发现有28000 种以上,而在中国,有近1500 种野生兰科植物,而且还不断有新种被发现。
 

四川王朗自然保护区的无苞杓兰

 
        兰科植物有着区别于其他植物的典型特征,例如它们的雌蕊和雄蕊合生成为合蕊柱;其中一枚花瓣特化成为唇瓣,与其它五枚花瓣长相差别很大;根通常肉质;种子通常极细小等。兰科植物还是植物界最复杂的类群之一,它们的花朵样貌变化多端,并且与昆虫的协同进化达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程度。
        总的来说,兰科植物喜欢生长在温暖湿润、有一定散射光、通风排水良好、腐殖质丰富的地方。兰花依据生活方式可以大体分为附生兰、地生兰两大类,另外还有极少数是腐生兰。
 

生长在山间的细叶石斛

 
        何为附生兰呢?附生兰大部分都拥有粗壮发达的气生根,靠根部抓附在树干或者岩石上,吸取空气中和附着物上的水分和养料而生,比如花市常见到的蝴蝶兰。地生兰则是指生长于地面土壤中的兰花,从土壤中获得水分和养料,我国的传统“国兰”,就是地生兰。腐生兰其实可以
归为地生兰,但它们不进行光合作用制造食物,而是靠吸取土壤中腐烂的动植物有机质中的养料来生活。
 
 四川处处有兰花
 
        被誉为“天府之国”的四川省,由于其多样的地理地貌、巨大的海拔落差和优越而复杂的气候条件,十分适合兰科植物的生长繁衍,造就了丰富的兰科植物种类。据不完全统计,四川省共发现兰科植物92 属450 种,仅次于云南省,排在中国第二位。不论是温暖潮湿的亚热带原始森林,还是寒冷的高山草甸,不论是降雨较少陡峭的干热河谷,还是平缓的川中丘陵,我们都能发现兰花的踪影。
       由于兰科植物主要分布在全世界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,所以大部分兰花是附生兰,而地生兰则只占小部分。但是这种情况在中国则有所不同,中国由于有着广大的亚热带区域,地生兰种类十分丰富,大约占了总数的50%,与附生兰平分秋色。而由于全境位于亚热带,四川的地生
兰种类则超过了附生兰——75% 以上是地生兰。
        杓兰属、虾脊兰属、兰属、石斛属、红门兰属、无柱兰属、玉凤花属、舌唇兰属、羊耳蒜属、石豆兰属、山兰属、斑叶兰属等类群在四川有较多的种类分布,构成了四川兰科植物的主体。杓兰属全世界50 余种,其中四川就分布着多达26 种,几乎占了全世界的一半,可以说是全世界杓兰的分布中心。虾脊兰属我国有50 余种,其中四川23 种, 也接近国产种类的一半数量。
 

生长于岩石上的瘦房兰

 
        岷山山脉、邛崃山、大雪山、大小相岭、川西南、环盆地周边山地以及相应的河谷区域是兰花集中分布地。这些区域地貌落差大、气候多样,能够提供兰花生长的各种适宜环境。具体到某些地区来说,比如峨眉山、黄龙、西岭雪山等都蕴藏着丰富的兰花种类。
        峨眉山兰科植物种类达到了110 多种,应该算是四川兰科植物最丰富的地区之一,其中还不乏珍稀的种类,比如峨眉槽舌兰、峨眉竹茎兰、峨眉无柱兰等。峨眉山是中国-喜马拉雅和中国-日本两大植物区系的交汇地,同时峨眉山海拔落差超过2600米,保存了大片完好的亚热带原始森林,这些因素造就了峨眉山丰富的兰科植物。 
        而黄龙则是以高山兰花著称,尤其是这里的杓兰。杓兰的英文名意思是“维纳斯女神的鞋子”,因为杓兰属植物的花朵都长着一个特化成兜状的唇瓣,传说是维纳斯女神遗失在林中的鞋子变成的。上帝也许真的对四川偏爱有加,黄龙那些钙华池本已经美得像天上的瑶池一般,而上天还不满足,还要在池子周围镶嵌上无数“女神的鞋子”。这些仙境一般的池子里,仿佛真的会有女神嬉戏,然后遗忘了鞋子。
  

仅分布于巴郎山的巴郎山杓兰

 
        探寻这些“兰精灵”的过程本身就充满了无限的魅力与乐趣,有些兰仙子并不会轻易就让人找到,因为它们就像隐士一般。虽然可以从前人的调查中,了解到它们可能会在哪里,但是实际探寻的过程,则会充满艰辛曲折。比如四川省的特有植物巴郎山杓兰,当我在植物志上知道有这样一个物种之后,就决心要在野外亲眼见到它。我记不得去了卧龙巴郎山多少次,每次都梦想能够找到它,然而每次都是无功而返。不过上天不负有心人,就在今年,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,我就那么和巴郎山杓兰相遇了。那一刻感觉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,激动地大吼:“我找到巴郎山杓兰了!”
 

四川贡嘎山区的流苏虾脊兰

 
        多年的野外寻兰经历,不光是见识了兰花们的遗世独立之美,也看到了美丽背后的隐忧。由于兰科植物对生境的要求比较特殊,加之它们绝大多数高度依赖昆虫进行传粉,甚至有的种类进化出只能依靠某一种昆虫进行传粉,所以在野外它们的数量普遍都不算多。同时,人类活动也会蚕食兰科植物的生存家园。丧失了栖息地,有些兰科植物就永远地从这片土地消失了。有些兰科植物被认为是有某种药用价值或观赏价值而遭到采挖,导致数量进一步减少。比如兰属和石斛属,在那个疯狂炒兰的时代,一株奇特的春兰可以抵得上一辆豪车;而石斛属则被认为是能够治百病强身健体,尤其是野生铁皮石斛被吹嘘成为仙草,导致其遭到大肆采挖。
        好在随着生态意识的加强,这些现象得到遏制。希望有更多的朋友,能够关注和保护兰花。让它们自由地生长在那些高大美丽的大树上,生长在那些壁立幽静的山谷中! 
 
我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
请先 登录